·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交流 > 他山之石 >

“最美濱江”是如何“煉”成的

上海更新改造楊浦濱江岸線,打造“世界最大濱江工業帶”

來源:青島日報時間:2019-11-25 10:18

上海楊浦濱江岸線總長約15.5公里。2017年10月,位于楊浦大橋以西至秦皇島路碼頭的沿江約2.8公里岸線實現貫通;2019年9月28日,楊浦濱江南段大橋以東2.7公里公共空間也向廣大市民開放,由此楊浦的南段濱江5.5公里全部打通,“世界僅存最大的濱江工業帶”重新煥發光彩。

上海黃浦江兩岸核心區45公里公共空間于2017年底貫通。楊浦濱江從昔日工業銹帶變成了生活秀帶,被許多人贊為“最美濱江”。最美濱江,是怎樣煉成的?

錨固:留住城市歷史文化記憶

楊浦區是中國近代工業的搖籃,而濱江一帶,更是老工業企業的集聚地帶。沿江企業中船舶、化工、機電、紡織、輕工、市政等門類的大中型企業約100余家,工業廠房林立、碼頭岸線復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伴隨城市轉型發展,產業結構調整,濱江不少老廠開始紛紛關停。

濱江開發建設中,城市歷史文化記憶如何保護?每個設計師、建設者入場后,都要先思考這個問題。這關系到濱江每一樣事物的去與留,大到一座廠房,小到一段鋼軌、一個拴船樁。

550米濱江示范段最先動工,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建筑系副主任、同濟設計集團原作設計工作室主持建筑師章明定下了兩個詞——錨固與游離。

錨固,就是要把一些原本屬于這個空間的東西固定下來。

老碼頭的地面,為了最大限度保留原有痕跡,建設方先以局部地面修補的方式解決碼頭凹凸不平問題;然后上混凝土直磨,也就是拋光;再用機器拋丸,打造出粗糲地面效果;粗糙地面又怕揚塵和積水,再加以表層固化的施工工藝。前后經過四個階段,老碼頭仍是老碼頭。

550米示范段、2.8公里濱江、5.5公里濱江……楊浦濱江公共空間不斷延伸推進過程中,參與建設的設計方和施工方不斷增加至幾十個,但“傳承工業遺跡”這條主線一以貫之。

創新:讓每一處細節煥發光彩

西爾維奧·卡爾塔在《藍色的紋路》中這樣描寫歐洲的水岸:“當工業時代與信息時代相遭遇,新的美學價值觀就產生了。舊的工業場地變得令人著迷……在城市的舊場所,這種能喚起人們回憶的力量得到了放大。”

這話置于楊浦濱江也非常貼切。許多人被楊浦濱江打動,是因為水管狀的路燈、裝了儀表盤的長條凳、工業裝置模樣的垃圾桶等等充滿歷史感的元素。

它們就是章明口中“錨固與游離”的“游離”,是從設計細部出發的,對過去的觀照和對現實的呼應。

5.5公里楊浦濱江欄桿的“銹跡斑駁”,就體現了濱江建設者對細節的執著。

起初施工方想通過調色解決,但實驗后發現,并不能顯出“銹跡斑駁”。第二套方案,在天然生銹的欄桿上包裹外漆,然而實驗期間,鐵銹繼續氧化并穿破外漆銹到表面上來,影響了欄桿的耐久性,實驗失敗。

繼續嘗試。施工方找過專門漆潛水艇的公司來幫忙,也用過各類“神油”“神漆”,都不能達到那個既呈現銹的效果、又不繼續生銹的平衡點。

半年后,他們又嘗試在油漆中摻銹粉,刷漆后靜置到銹粉氧化完畢,再用外漆罩住。神奇的“濱江銹”就這樣誕生了!

重塑:世界級濱水空間未來可期

“我出生在黃浦江畔,但前半輩子幾乎看不到江景,現在濱江就是我家后花園。”家住平涼街道的居民朱大榮說。

在今天的楊浦濱江,多的是朱大榮一樣的人。他們對這片土地有感情,有記憶,在江畔某棟老建筑前,他們還能常常碰到以前的老鄰居、工友。同時,越來越多市民和游客走上濱江,共享水岸,人與人的交往互動,也開始被空間重塑。

一座座驛站,便是能看到人際關系發生“化學反應”的地方。小小驛站,也是黨群服務點,占地不過幾十平方米,里面卻集中了手機充電、直飲水、醫療急救、圖書借閱等老百姓用得著的服務。坐在驛站里的游客,互不相識,卻愿意掏出食物來共享,走時不忘彼此打聲招呼。仿佛身處濱江這個特殊的“場”,一切互動都是自然而然的。

當前,楊浦濱江正在規劃建設現代化的演藝、音樂、美術、博物館等文化空間,同時積極優化城市交通,打造連接陸家嘴、張江、外灘的15分鐘生活圈,探索市中心濱江空間的高效復合利用,讓這塊轉型中的“大衣料子”承載更多功能。

記者:管理員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