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交流 > 他山之石 >

深圳:從“人才高地”到“人才樞紐”

用不斷優化的人才政策、服務和環境創新,讓“孔雀東南飛”

來源:青島日報時間:2019-05-17 16:15

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在“大潮起珠江”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上,習近平總書記的這句話,精準定位了深圳這座集聚了發展、人才與創新的城市。

“孔雀東南飛”,為什么不同層次的人才會不約而同地擇深圳而棲?是什么機制和平臺讓每個有夢想的人都能夠“英雄有用武之地”?是什么在促成深圳成為“人才高地”后,又向著“人才樞紐”邁進?

因人才而興、因人才而盛的深圳,用不斷優化的人才政策、服務和環境的創新,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尊重人才的社會氛圍

坐落于深圳市龍崗區坂田華為基地,是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總部的所在地。于1987年在深圳正式注冊成立的華為,和深圳這座城市一樣,于無聲的細節之中透露著對人才的尊重。

居里夫人大道、稼先路、張衡路、隆平路、貝爾路、沖之大道等以世界不同國家、不同時代的科學家命名的道路,在這里縱橫交錯,將企業分隔成不同的區域,在無聲地向這些為人類進步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家們致敬的同時,也昭示了企業對人才的尊重和推崇。

尊重人才,并不是華為這個企業獨有的特質。在深圳這方創新、創業的熱土上,我們時時刻刻都能夠感受到這座城市對于人才的渴望、尊重和擁抱。

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卻大手筆在黃金地段拿出1156畝土地建了深圳人才公園。這是全國首個以“人才”命名主題公園,毗鄰深圳灣超級總部基地,用一系列人才元素表達著“深愛人才,圳等您來”的主題:人才廣場中心的人才語錄石上,“創新驅動實質上是人才驅動”12個大字,在陽光底下熠熠生輝;人才功勛墻上,為深圳特區創立、發展和繁榮作出貢獻的各類人才被永久地鐫刻在上面;人才景觀墻上,集中了包括《呂氏春秋·贊能》、劉基《照玄上人詩集序》等中國古代典籍關于人才論述的名篇;利用圓周率無窮盡的特點,以數字鋪面橋體欄桿的π橋,展現著人才的智慧和人才的探索精神。

漫步在人才公園中,與人才相關的不同主題設計撲面而來,在彰顯著對人才的尊重的同時,也彰顯著這座城市開放包容和青春活力:代表著人才在深圳揚帆起航、茁壯成長的風帆塔,象征著深圳聚集了大批優秀人才的“孔雀計劃”的孔雀亭,全方位、立體式展示深圳人才風貌并設有院士講堂、人才書吧、項目路演的求賢閣,設有創客空間、人才體驗館的群英薈……在這里,可以看到一座城市對人才的態度。

人才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環境的競爭。通過地方立法為人才設立專門的“節日”,著力保護人才的“成果”,是深圳著力在營造尊才愛才重才的人才環境上下苦功的折射和縮影。

2017年11月1日開始施行的《深圳經濟特區人才工作條例》,將11月1日定為“深圳人才日”。“隨著深圳的發展,對人才政策賦予法治剛性的渴望和呼聲越來越高。”深圳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秘書長石崗說,深圳積極發揮人才立法的“定海神針”作用,將人才政策優勢努力轉化為人才立法優勢,為廣聚“天下英才”提供法治保障。“《條例》從人才培養、人才引進與流動、人才評價、人才激勵和人才服務與保障等人才工作的主要環節,確立了最具剛性的約束要求。與此同時,《條例》還從放權、松綁、破壁三方面,著力消除制約人才發展的各種障礙,最大限度激發人才活力,構建最開放活躍的市場機制。”

如何保護好人才創造的“成果”,深圳也一直在摸索中前行。2018年,深圳市PCT國際專利申請1.8萬件,連續15年全國第一。“深圳通過建設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出臺《深圳經濟特區知識產權保護條例》等一系列措施,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巡視員、機關黨委書記夏昆山說,2018年,深圳市市場監管局資助促進科技創新專項資金項目23項,資助金額1035萬元,支持企業提升競爭力專項資金資助項目30項,資助金額1098萬元,項目涵蓋知識產權維權、國內外知識產權保護前沿問題研究、保護平臺建設等內容,涉及新能源、互聯網、節能環保、先進制造、生物醫藥等新領域、新業態和新技術,“這些項目的開展為提升企業知識產權保護能力和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法規提供了很好的借鑒和參考。”

“人盡其用”的環境和平臺

可以說,過去5年、10年,甚至40年來,深圳的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在上演鮮活的深圳故事。

“在深圳,每個有夢想的人,都可以在這里找到自己的舞臺。”說這話的是深圳市南方民營科技研究院院長周萬雄。2003年,周萬雄從北京出差到深圳,做一個深圳民營經濟發展的調研,結果這一來,就留在了深圳。

“深圳不會辜負任何一個有夢想的人。”在周萬雄看來,深圳作為一張白紙,所以它建立的是最接近市場經濟的制度,最講究契約精神。但周萬雄最看重的是這座城市的包容性。在包容與大氣的城市口號“來了就是深圳人”的感召下,全國各路人才“孔雀東南飛”,爭相涌入這片熱土。人口數量的增加和結構的年輕化給深圳帶來了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潛力和創造力。

據《2018全國城市年輕指數》顯示,深圳已連續三年成為“最年輕的一線城市”。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齡為32.5歲。同時,深圳在吸引人口方面同樣領先全國,城市常住人口連續三年大幅增加50到60萬人,遠高于其他所有城市。

遠赴深圳創業的哈爾濱人胡家祺有著深切的體驗。2016年1月,大學畢業不久的胡家祺僅憑借本科畢業證,什么關系也沒托,就輕松落戶深圳。“除了戶口,我拿到了6000元的租房和生活補貼。”胡家祺說,他的創業項目還得到了政府無償提供的10萬元創業扶持金。

現在,深圳本科畢業生的租房和生活補貼已經從6000元上調至15000元,碩士和博士則是25000元和30000元。繼2018年6月實現大學畢業生引進“秒批”后,今年2月28日深圳又正式實施在職人才引進和落戶深圳“秒批”,主要包括高層次人才、學歷類人才、技能類人才、留學回國人員和博士后4類。

對于高房價的困擾,深圳提出到2035年建設籌集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100萬套,占到全部住房總量的60%,織密了對于人才住房需求的保障網。

無數個像胡家祺一樣的微小的創新細胞,在大政策大環境的培育下,就這樣構成了創新之都的骨骼與軀干,他們中的一些個體有一天可能長成又一個華為或者騰訊。

而對于高層次創新人才,深圳除了制定補貼政策外,把著眼點放在了為其提供平臺和服務上。

在斯坦福大學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工作5年后,朱英杰作為國家級領軍人才于2017年7月份,被引進到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從事腦認知與腦疾病的研究。在深圳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朱英杰感受到了“一路綠燈”的保姆式服務,從車輛牌照到子女入學再到醫療保障,朱英杰沒有操任何心。“唯一一次到人社局的辦事大廳,是要辦國家級領軍人才的證書,所有材料相關部門都給我準備好了,我只需要去簽個字。”

現在,朱英杰除了承擔著深圳市腦科學重大基礎設施的課題外,還承擔著深港腦科學國際創新研究院的工作,而他參與建設的深圳市諾貝爾獎科學實驗室,將在下個月迎來諾爾貝醫學獎獲得者歐文·內爾,“他將在實驗室里工作一個月,把世界前沿的成果帶到深圳。”

朱英杰說,之所以選擇深圳,看好的是實現其自身價值的產業結構和平臺,“至少未來5到10年內,我不會看到我的‘天花板’。”

“沒有‘天花板’,得益于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年輕人來到深圳,只要肯努力,薪酬待遇會一年一個臺階,直到拿到企業的股權激勵。在拿到股權激勵后,很多人選擇創業,開始從打工到自己做主的轉變。”周萬雄說。

從“人才高地”到“人才樞紐”

成立于2006年9月的深圳市一覽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是服務于全國專業技術人才的人力資源企業。

“我至今記得當2008年我們接到國外一家企業的人力資源服務訂單時的茫然與無措,因為不知道該怎么開具發票,我們向政府部門反復核對相關條件和要求。”一覽網絡常務副總裁冷明回憶起那時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現在,企業每年的營收有一個億,其中3000多萬是來自獵頭服務,客戶遍布亞、歐、美等全球各大洲。

一張來自海外的訂單雖小,卻揭開人力資源這個需要全球化配置的大市場。

“從生產要素維度上來看,人才作為重要的生產要素,流動越快,增值越快。以往的深圳是吸引人才,形成人才高地,這是人才的單向流動。現在的深圳不僅吸引人才,還源源不斷地向外輸送人才,實現了人才的多向交叉流動。”冷明說,深圳現在正在從“人才高地”向“人才樞紐”轉變,全國乃至世界的人力資源在這里匯集,并流向全國乃至全世界,實現了人才這一要素全球范圍內的配置。

從“人才高地”到“人才樞紐”,這個跨越得益于深圳市人力資源服務產業的培育、發展與壯大。

2018年11月1日,深圳人才日當天,中國深圳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授牌儀式在深圳市人才研修院智匯中心舉行,標志著深圳市的人力資源服務業產業園成為國家級的重要平臺。目前,深圳市建成了以深圳人才園為核心園區,以龍崗區天安云谷智慧廣場、南山區深圳灣科技生態園、寶安人才園為分園區的“一園多區”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總建筑面積近13萬平方米,聚集了80余家國(境)內外知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入駐,為各類人才、用人單位提供高效快捷和“一站式”的人力資源公共服務和市場服務,成為深圳市促進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的重要載體。

更深層次讓深圳顯現出從“人才高地”轉變為“人才樞紐”的定位,是在今年4月14日至15日舉行的第17屆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上。除了在德國開設了分會場外,短短兩天的會期,11萬人次涌入深圳會展中心,來自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組團參加。不少城市代表說,深圳越來越像一個“人才樞紐”,通過粵港澳大灣區這一平臺,對接項目、對接合作的同時,也給予更多人才機會,讓過去“地域性”的人才變成“流動性”人才。
      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記者 賈 臻

記者:管理員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