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青島 > 文化名人 >

“自然流露”是他的真誠體現

來源:青島日報時間:2019-05-13 10:57

■傣族婦女(油畫)
■靳尚誼在青島美術館
■白衣女孩(油畫)

上個周六下午,一場標示著新中國油畫發展軌跡站點的展覽,終于揭開神秘的面紗,《時代的印記:靳尚誼油畫與素描作品展》開展。靳尚誼這個名字是和中國當代油畫的發展密不可分的,他的油畫生涯見證了中國當代油畫的發展歷程。

青島之夏迎來《時代的印記》

此次畫展學術主持是中國美術學院的曹意強教授,曹意強說,這次展出的靳尚誼油畫和素描,不僅體現了靳尚誼個人的油畫成就,而且標示著新中國油畫發展軌跡的站點。

歐洲油畫引入中國后,無可避免地面臨著精微深博的國畫傳統語境。這兩種藝術的差異如日月之顯著,各自不僅受地域、時代、社會和民族生活、思想與精神的影響,反過來它也塑造著這一切,包括畫家所用的藝術語言。在學生時代,靳尚誼從徐悲鴻的教誨中領悟了繪畫的優劣不以精細或粗獷而論,其藝術性在于精細中顯輕松,粗獷中寓典雅;他從董希文的創作中領會到,必須依據不同主題而采納或發明不同的繪畫語言,由此而言,創新是畫家必備的基礎;從1950年代的馬克西莫夫的油畫訓練班中,他懂得了繪畫結構的要義。這三方面的領悟體現在他1950至1970年代的素描和油畫之中,而這些質樸而隱秘個性的作品又反映出那個時代中國油畫的普遍特征。

卓越的技巧與高貴的品質完美結合

這次展出的大多都是靳尚誼早期的作品,不僅對理解畫家個人的油畫之路,而且對研究20世紀上半葉中國油畫發展均具有史料價值。自改革開放以來,靳尚誼的畫風產生了明顯的變化。其時,中國油畫家開始走出國門去研究歐洲油畫原作,他是其中最早的考察者之一。面臨歐洲油畫杰作,他力圖綜合地解決油畫的空間、色彩、邊線處理和結構問題,而且以可控的人物肖像畫為途徑來提升自己對油畫本質語言的把握。在研究了歐洲油畫各種樣式之后,靳尚誼發現,風格并不是決定作品好壞的準則,風格僅僅說明差異,世上有多少畫家就有多少相異的風格,而決定作品水平高低的是繪畫語言創造性發揮的品質。無論中西藝術風格如何千變萬化,優秀的作品無不誕生于同一根基:品質之美。歐洲的經典理論認為,美的主要形式是秩序、對稱和確定性,而獲得這種美的原則是“得體”,亦即恰如其分、恰到好處地處理畫面的題材、形式、色彩、尺寸、布局、秩序、節奏等,使之形成有機的整體,多一點或少一點都會顛覆畫面的和諧。這實際上與中國傳統美學思想中的“度”、“宜”或技與道的關系也相契合,誠如靳尚誼自己所說:“好畫……在于表現的高度,這個高度,古典和現代一脈相承。”真正的藝術作品都是卓越的技巧與高貴的品質完美結合的產物。而將這兩者融為一體的燃料是畫家的情感:對人生和自然的感受力與敏感性。

靳尚誼的油畫之路

靳尚誼1934年出生于河南焦作,父親是中學教員,母親曾任小學教員,可說是教師之家。年幼時的靳尚誼常臨摹連環畫,既準又快,小學時最愛圖畫課,那時同學們總從家里拿紙來讓他畫,并把他的畫貼在教室墻上。

在靳尚誼出版于2000年的口述回憶錄《我的油畫之路》里,曾回顧自己的藝術歷程:

1949年北平解放,15歲的他報考北平國立藝專,報考原因除了愛畫畫,也因學校公費,還有獎學金,可以省去家中大筆開銷。盡管他從未學過素描,卻以素描成績排甲等最末一名的成績被北平藝專錄取。

靳尚誼進入北平藝專不久,學校改名中央美術學院,校長為徐悲鴻。

1953年靳尚誼本科畢業,考入美院研究生班,雖然已經是研究生了,但靳尚誼卻沒有真正學過油畫。

1955年靳尚誼考入文化部在中央美術學院舉辦的油畫訓練班,擔任教師的是蘇聯專家馬克西莫夫。兩年“馬訓班”學習過程中,大量的專業訓練,為靳尚誼后來的油畫研習奠定了基礎。

靳尚誼回憶錄中寫道,馬克西莫夫常在學生面前示范,一次寫生,靳尚誼看到馬克西莫夫頂著炙熱太陽,正對著黃土房子畫著。學生都在休息,馬為了捕捉自然瞬間光色變化,從不睡午覺,忘記周圍一切。多年以后,當靳尚誼畫累了,想舒服一下,就會想起當年老師的樣子,這段記憶也成了靳尚誼繪畫之路上堅持不懈的動力!

靳尚誼在通過多年的努力,解決素描問題后,一直在研究探尋油畫的本源。作為一個中國藝術家,無論他怎樣研究西方的繪畫,落點都會在中國文化的元素上。靳尚誼希望畫出更具有典型中國特色的肖像來驗證他的追求。

靳尚誼的油畫觀

在靳尚誼看來,油畫作為外來畫種,進入中國后得到了很好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中國的油畫藝術家們更加活躍,這一時期,油畫專業在中國藝術界有了很高的地位。但是我們現在應該很清醒地意識到,油畫在傳入中國時,有其很深的西方文化背景,與中國人的文化、審美等有很大差異,中國的藝術家們在進行藝術創作過程中一定要注重創新求變,融入更多的中國文化元素,再與西方先進的藝術理念融合,而不是一味地單純模仿,才能在中國具有更強的生命力,創作出有中國特色的油畫藝術,為油畫藝術的多元化發展做出貢獻。

從1958年起,他的油畫作品不斷參加全國美術展覽,多幅歷史畫被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收藏。1980年以后,他作為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一工作室的主任與教授,以自己豐富的經驗培養了許多人才,同時以大量肖像作品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被評論家稱為當代中國油畫的代表畫家。80年代早期,他曾應邀在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東方藝術系講學,并在美國和歐洲各藝術博物館訪問、研究。在80年代以后的作品中,他將中國傳統的美學觀念與歐洲古典油畫技巧結合起來,形成了鮮明的個人風格,多幅作品被中國美術館收藏,出版了多種個人畫集。他的《塔吉克新娘》《青年歌手》《瞿秋白》《醫生肖像》《畫家》《晚年黃賓虹》等作品成為中國當代油畫的代表。

對于自己的油畫教學和創作生涯,靳尚誼總結說:他覺得他只是在做著打基礎的工作,這種工作和徐悲鴻、吳作人等老一輩畫家差不多,就是為中國油畫藝術進一步發展打下基礎,也可以說是起著奠基的作用,讓未來的年輕人有一個比較高的起點,并在這個基礎上不斷前進。

在二十多年前,靳尚誼曾談他對油畫的體驗和感想:油畫藝術創作對于年紀很大的人來說是非常吃力的。歐洲的油畫家們最輝煌的時期都是在三四十歲時,到了五十歲就勉強了,六十歲以后出現精品就不大可能了,也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了,這是這個畫種的特點所決定的。在藝術上再進一步的發展是很困難的。但是,他仍然想在有限的時間里,把他在油畫上的想法再繼續一些實踐,那就是如何把中國藝術特點和文化精神同西方油畫藝術的特點進行結合,他會盡全力去完成。又是二十多年過去了,靳尚誼的藝術仍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和創造力。

肖像畫里的時代精神

曹意強說,靳尚誼早期的油畫質樸而頗具時代特征,到了1980年代更注重形體和體積的塑造感,至1990年代轉向空靈的氛圍,近期又嘗試將平面性或裝飾性與再現性進行有機結合……在他對油畫的不斷實驗探索過程中,卓越的技巧、真切的情感和典雅的品質三者始終并行不悖。只有嫻熟的技巧,才能使藝術家達到充分表達心靈和眼中之象的境界;只有高貴的審美品質,才能保障藝術家恰到好處地處理題材與形式,將之升華為偉大的作品;只有真誠的情感,才能產生敏銳的洞察力,由此把握作品的意義和價值。因此,與其說靳尚誼油畫的民族性來自于對國畫的吸收,不如說其畫面的中國情調源于他對身邊人物和自然的真情實感。這次畫展中的靳尚誼作品,譬如《傣族婦女》《白衣女孩》《窗下》等等,為我們讀解藝術家的創作提供了生動線索,也是我們窺探中國油畫發展的一個窗口。

對于自己的肖像畫創作,靳尚誼說,他之所以畫肖像畫,完全是聽其自然的發展,他喜歡表現各式各樣的人——人是社會的中心,人的形象變幻莫測,其味無窮,特別是人本身形象和造型上的特點,既單純又豐富,雖然表現起來難度非常大,但又富有表現力。靳尚誼把自己的藝術追求集中在肖像畫上,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把現實生活中復雜的東西進行了濃縮和提煉……在創作中,他不是刻意去表現時代,而是在描繪時忠于對象,他感興趣的是人本身所體現的精神風貌。也許后人看他的畫時覺得有時代特點,但這些是他在創作時自然的流露。

其實,“自然的流露”,也就是靳尚誼在他的油畫創作中的真誠體現。

記者:管理員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